一点红
吴冠中:美与希望和爱的传奇——这个人、这份
更新时间:2019-06-11

  原标题:吴冠中:美与希望和爱的传奇——这个人、这份美的传奇、这个逆袭的故事,未来只怕难再有!

  1919年,后来成为了一个不平凡的年头,从北京发起的五四运动蔓延全国。这年的8月29日,在风光旖旎的太湖畔,宜兴县北渠村,村里人称吴先生的小学教员吴爌北,也迎来了他人生一件大事,他的第一个儿子降生了。

  动荡的时局中,大家都紧巴地过着日子,儿子的出生给吴爌北无尽的希望,他为儿子取名“冠中”,意气风发,望子成龙。

  吴冠中的童年,他记忆中的苦瓜家园是:父亲教书、耕田,母亲养蚕,养着五、六只鸡......勤苦的父亲教导他撒尿也要撒到自家田里。

  清贫的日子里,父亲特别看重他,母亲也格外偏爱他,他也出脱得尤为伶俐聪慧。

  高小,考入县立的鹅山小学,方圆三十里最好的高小,开始独自寄宿生活,成绩名列前茅。

  他给了父母极大的慰藉,让他们开心、自豪。而新生的弟弟妹妹接踵而来,嗷嗷待哺,窘迫的家用十分紧张,父亲、母亲愿意将钱花在吴冠中身上,哪一个父母不愿托起自己最大的希望!“茅草窝里要出笋”——父亲的好朋友,北渠村里会画画的、吴冠中的美术启蒙老师缪祖尧如此预言了。

  吴冠中往返家和和桥镇的鹅山小学之间。清寒的学生生活中,自家做的菜、炒蚕豆、糕饼之类,是亲情的温暖,是成长的热能。多年后他远走异国他乡,他还会常常想起小时候父亲带他去逛庙会,自己舍不得吃卖的小吃,啃着凉粽子也要为吴冠中多买一碗热豆腐脑。

  艰苦自立的吴冠中不仅学业优秀,对美也颇为敏感,白墙黛瓦,湖泊鱼塘,小桥流水,烟火人家,澄如明镜的江南景象,是少年吴冠中眼前的画卷,也是后来那个万水千山走遍画家吴冠中心头永远的乡愁。

  他的美感,来自儿时母亲绣花缝衣时的琳琅色彩,来自父亲用几片玻璃和彩色纸屑为他糊的一个小小的万花筒、婶婶家的月份牌仕女,也氤氲着姑爹摇着小渔船入芦苇丛那袅袅的水汽湖光,自然还有那矮胖和气的缪祖尧老师在洁白的宣纸上笔端生花,画渔翁,画山水,画牡丹,信手拈来......

  少年吴冠中继续一条农家少年的奋进之路:高小毕业,考入无锡师范学校;未毕业再转入浙江大学代办的省立工业职业学校的电机科学习,工业救国,当时很主流的。

  一场转变终于来临,在杭州南星桥的军训营地,与杭州艺专学生朱德群的邂逅,两人围绕绘画的彻夜欢谈,去杭州艺专参观的目迷五色,这位青年的心被艺术一把攫取。

  美,是那么眩惑,“她轻易就击中一颗年轻的心,她捕获许多童线岁的他陷入了迷茫,一边是父母期许的有保障、有前途的工业救国之路;一边却是少年梦想的看似梦幻泡影、没有出路的画家之路。

  “人生只能有一次选择,我支持向自己认定的方向摸索,遇歧途也不大哭而归,错到底,作为前车之鉴。”

  他认真地学着素描、速写,他临摹、练习着中国画,他翻阅着各种书籍,不仅是绘画,还有东西方艺术史、文学、哲学、历史。

  他的校长是林风眠,西画教授有吴大羽、蔡威廉、方干民、李超士,克罗多,国画教授有潘天寿,教授雕塑的是刘开渠、教授图案的是雷圭元等老师。

  他们在塑造一个中国美术的新未来:中西结合,吸取了欧洲现代艺术,并重视造型基础训练;也不忘所来,尊重传统。而吴大羽教授和潘天寿教授是吴冠中心中的旗帜。潘老师的笔墨意趣与吴老师的色彩个性,点亮了吴冠中的艺海灯塔——融合东西绘画语言,以探寻油画民族化和水墨画现代化。

  奉命内迁的杭州艺专师生,作别风景旖旎,秀冠江南的杭州西湖,他们与祖国共罹劫难。

  流徙在战火连天的中国大地上,他们徒步走过浙江、江西、湖南、贵州、云南、四川,再也没有了往日平静的课堂,常常是衣食不周,居无定所,天子骄子瞬时成为了流亡辗转的难兄难弟,却也成为倾覆未定的祖国一个不屈服的希望。

  吴冠中的绘画热情从未沮丧,他与朱德群、董希文、李霖灿等同学一路画着速写,进了云南安江。

  磐石般的毅力,从来未被轻挠,吴冠中甚至在其暮年也坚定如一块新出炉的钢铁。

  1942年,吴冠中从杭州艺专毕业了,到重庆大学建筑系任助教,教授素描和水彩。

  漫天的战火中,吴冠中迎来人生宁静而美好的时光,他仿佛又重新进入大学当学生,一边画画教书,一边苦练法语,这段日子充实而难忘,并且在这里,他邂逅了陪伴他一生的人。

  “我一生只看重三个人:鲁迅、凡·高和妻子。鲁迅给我方向、给我精神,凡·高给我性格、给我独特,而妻子则成全我一生的梦想,平凡,善良,美。”

  出生于湖南的朱碧琴,毕业于重庆女子师范学校。她娴静而温和,与吴冠中相互支撑、携手并进大半个世纪,在吴冠中眼中,她同艺术一样是无可替代、不可或缺。

  1946年吴冠中考取公费留法后,她义无反顾地为他辞去工作,卖掉嫁妆,牺牲了最青春的年华,回到他的老家宜兴,照顾起整个大家庭。在大时代的乱局中,她在江南太湖边的小乡村中,敬奉老人、抚育幼子,乱流不沾身,一心翘盼自己丈夫远行归来。

  因为她的成全,吴冠中才得以让创作之路持续。而也因为她的成全,成了吴冠中怀有愧疚、最为挂念的存在。为了她,1949年的苍黄巨变后,吴冠中选择离开巴黎,回归祖国,回到她的身边。

  “艺术的学习不在欧洲,不在巴黎,不在大师们的画室;在祖国,在故乡,在家园,在自己的心底……”。

  一个农家少年去往美的道路,那是道阻且长的。要有多么热切的向往才让他鼓起勇气去追随。从小学教师到工程师到艺术大师,这是一个近乎不可能的梦。后来,他为艺术远渡重洋,经历风暴,百折千回,他割舍了西方现代艺术,告别了人物绘画,最后回到纸笔彩墨间,去体会祖先的美。回到天地大美,用风景去表现自我。

  而他和自己的祖国,则是一段炽热的爱的故事。他在生命中最光华的岁月,在时代的潮流中起伏。他独自行走在自己祖先的土地上:

  30个寒暑春秋,我背着沉重的画具,踏遍水乡、山村、丛林、雪峰、从东海之角到西藏的边城,从高昌古城到海鸥之角。

  2007年湖南美术出版社曾出版了《吴冠中全集》(共十册),囊括了吴冠中先生一生各个时期的绘画代表作品2048件,自叙及艺术议论226篇。

  4、艺术是野生的,艺术家的要害在个性,拒绝豢养,自生自灭,饿死首阳而不失风骨。

  更独家附赠一幅吴冠中先生《江南春》水墨仿真复制画富有收藏价值,亦可用于家居装饰香港大赢家心水论坛